站内搜索:
  通知公告
   
理论学习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理论学习>>正文
【党史知识】程道口战役:新四军军史上攻坚战的“创牌子战役”
2019-10-15 10:11  

程道口战役是1941年10月在新四军代军长陈毅指挥下的一次规模较大的攻坚战,是新四军在开创华中抗日根据地初期的一次全军动员的大兵团作战,也是新四军军史上攻坚战的“创牌子战役”,对于避免华中抗战出现危险局势有重要意义。参战部队主要有新四军二师、三师、四师各一部和独立旅,以及其他地方武装,以歼灭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反共顽固派韩德勤嫡系王光夏旅1400余人的辉煌胜利载入史册。

程道口位于现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城西北二十余里的三庄乡毕滩村六塘河北岸堤顶上,由东西相连三个圩寨组成。1940年,抗日战争处于严峻关头。泗阳的众兴、洋河、来安等交通要道口都是日本侵略军的据点。北面沭阳的沭城、胡集、钱集这些淮沭路的交通要道,也被日军所盘踞。淮海、淮北两大抗日根据地的交通要道,只剩六塘河一线了。而六塘河上的程道口则是淮南、淮北、淮海、盐阜四大抗日民主根据地往来联系的咽喉要道,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1941年春夏之交,在日军向盐阜区“扫荡”时,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除在盐阜趁火打劫外,在淮海区又令保安第三纵队王光夏部两个团和顽泗阳县常备团在程道口、仰化集、史家集等处构筑坚固据点,令刘立卓、余士梅率两个团兵力进至涟水西北大兴庄、新渡口和张官荡等处构筑据点,并成立淮(阴)、泗(阳)、沭(阳)指挥部,和由灌东向西侵犯的徐继泰部相呼应,控制运河,切断苏北抗日根据地与皖东北根据地的联系,以便进犯淮海区和皖东区,策应由豫皖地区东犯的汤恩伯集团,进而扼杀淮海区及皖东北抗日民主根据地。

王光夏时任国民党淮阴行政公署专员兼常备第七旅旅长,他受命后,侵占程道口,令附近顽乡保长带队,强迫3000多名民工构筑起坚固的程道口据点。据点由大小三个土圩组成,东西是两个小圩子,中间是个大圩子,以东西两个小圩子作为屏障,六塘河水从圩子南面自西向东流过,成了天然防线。在据点内筑6个堡垒及地道等坚固工事。四周有一道6米高的围墙,两道深、宽各5米的外壕,四道铁丝网,2000米内射界内障碍物全部扫清。

王光夏亲率1800余人依据这个自称兵精粮足、固若金汤的据点,四面出击,疯狂屠杀地方抗日干部,仅区长、教导员一级干部死于他手的就有五六个。同时指使幕后人,策划小刀会暴乱,残杀基层干部,处处与新四军为敌,妄图摧毁抗日民主政权。日寇、王光夏、土顽、小刀会,都把矛头对准抗日军民,一时搞得乌烟瘴气。程道口据点是钉在华中抗日民主根据地中间的一个钉子,不拔除,后患无穷。

面对韩德勤、王光夏部的进攻,新四军被迫进行自卫反击。为了集中兵力歼灭东西对进之敌,决心首先攻克程道口。10月中旬,程道口战役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完成后,在陈毅代军长的统一指挥下,以新四军独立旅全部及2师4旅、3师7旅各一部共六个团的兵力为攻打程道口的突击兵团;以2师5旅、4师9旅主力集结于皖东北地区,准备阻击东进之顽;以3师10旅及4师骑兵团位于淮阴以北地区,3师8旅一个团、7旅二个团位于淮安、阜宁之间,阻击韩德勤向程道口之增援;以宿东游击队迫近津浦路活动,迟滞顽军东进。

10月14日,新四军各部队到达预定集结地点。7旅19团胡炳云部于顽军据点北王集、顾圩一线,独立旅旅部及2团于小刘集、张圩一线担任对程道口的主要攻击任务;2师4旅10团秦贤安部,第4师独立团、骑兵团于顽军据点西郑家楼、老陈圩一线对顽敌构成包围,防其西逃;10旅28、29团进抵古寨、刘皮集、五里庄、丁集一线阻击大兴庄、张官荡余士梅部增援并相机予以打击;淮海地方武装迅速肃清六塘河两岸游匪,维持淮海根据地治安,并担任对宿迁、泗阳方向的警戒。在程道口北5000米处构筑一个碉堡,安上电话作为临时指挥所,陈毅代军长亲临这里指挥作战。

在攻打程道口战役中,泗阳县2000民众赴前线,协助新四军挖工事,抬担架。沭阳后方沿途设立伤兵接待站、粮食站等密切配合前方作战。图为泗阳民众为新四军抢运伤员。

10月15日这天,陈毅边看地形边议论着,他右手一指,说:“在程道口正北方500米外构筑碉堡,安上电话作为临战指挥所。”话音刚落,军部作战科长朱茂绪、教育科长陈铁君、侦察科副科长王培臣不约而同地说:“不行,距离敌人太近了,至少要在1500米以外。”陈军长说:“好吧!每人让你100米,就在轻机枪有效射程以外的800米外做个碉堡吧,不用望远镜也看得清楚。”

几十万大军统帅的指挥所离敌人才800米,这只有无私无畏的共产党人才能做到。于是司令部就派钟国琴的特务营做个较大、较坚固的碉堡,并在离碉堡50米的周围构筑堑壕,特务营分布在堑壕里担任警戒。这天,各有关部队开始扫清外围据点,先后攻克史家集、仰化集、邱圩、丁庄、毕庄、张庄等据点,歼顽敌一部,余顽退守程道口。也从这天开始,在淮海区党委、淮海军分区的领导下,泗阳各乡干部群众轰轰烈烈地开展了战前准备工作。

泗阳县长夏如爱连发两份布告,揭露王光夏的罪行,群众纷纷集会,愤怒声讨王光夏的罪行,表示驱逐王光夏的决心。仅六塘河北岸12个乡,一下子就组织起4000余人的支前大军。当时正值秋收秋种时节,遍野的山芋、花生、黄豆,都急待收割,麦子要抢种,可是,他们说,宁可迟收迟种几天,也要把王光夏除掉!在决战临近的日子里,一支支工程队、运输队、担架队,通过第二运输站,沿着六塘河畔,潮水般地向程道口前线涌去。民工们全是自带干粮、铁揪、扁担和凉床,充分显示了人民战争的无比威力。

10月17日,彭雪枫奉陈毅之命令,从4师师部赶来程道口参战。途经中扬小陈庄,深入虎穴,敦促王光夏的1支队孙玉波部起义。18日,彭雪枫等由老陈圩东渡运河,到达程道口前线。晚上奔赴军前线指挥所小李庄,幸会陈代军长,两人分别八年重逢,兴奋不已,陈毅当即任命彭雪枫为战役的参谋长,参与指挥程道口战役。当日,29团攻克大兴庄,余士梅部被击溃,向张官荡逃窜。19日,第4师一部消灭了王光夏的第2支队,俘虏了支队长李守宽以及其副官以下100余人。

至此,顽敌外围据点全部被肃清,程道口陷入孤立境地。新四军各攻击部队推进至敌圩墙下,构筑工事,紧缩包围。决心首先攻占东西两小圩子,然后集中兵力歼灭大圩子守敌。遂以独立旅1团、7旅19团各分两路分别对程道口的东西两小圩子展开攻击;以2师10团占领程道口南面张庄、王庄、毕庄一线,担任对程道口之敌攻击;以独立旅2团于程道口东南之史家集、刘庄一线防敌逃窜,阻敌增援。

10月20日17时,陈毅军长下令总攻,各种炮火同时怒吼,隆隆炮声响彻阵地,炮弹准确地落在敌人的阵地上,炸起的尘土,汇集成强大烟柱,直冲云霄,轻重机枪的子弹吱留吱留地射向敌人,手榴弹的爆炸声像爆米花一样,敌人的圩墙工事,大块大块地向下陷塌。爆破队员在火力掩护下跃出战壕,猛虎下山似的冲向敌人的外围障碍物,有的放火烧鹿砦,有的用明晃晃的大刀砍倒铁丝网的木桩,有的用炸药炸掉铁丝网,为突击队扫清冲锋道路。突击队抬着长长的木梯子冲上去了,抬梯子的两个战士跑得最快,梯子一靠上圩墙,突击队的战士就攀梯上墙,攻进圩内。经过4小时激战,19团攻占西小圩,敌人纷纷狼狈逃窜到大圩子作最后挣扎。1团对东小圩的攻击遭敌顽强抵抗,打得异常艰苦,进攻未能奏效。

21日17时30分,4旅10团参加攻击东小圩,在炮火支援下再次发起进攻,突击队手拿雪亮的大刀砍倒铁丝网的木桩,几个战士扛着门板放在铁丝网上把它压倒一片,让后续部队从上面通过。到了壕沟边再把梯子顺这边沟沿放到沟底,战士们顺梯而下,过壕沟再把梯子靠在那边,爬上沟沿,再冲向圩墙。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终于打开了突破口,攻进圩内。

当时有不少战士等不及从梯子上下去,干脆顺沟沿向下滑,上圩墙也只能从梯子一步一步向上爬,有的战士嫌这太慢,不愿从梯子上爬,干脆使劲一跃而上,攀着墙壁上墙。力气小的战士跃到半截又掉了下来,反复几次,再跳上去。部队打进大圩子就展开了激烈的巷战,逐屋争夺,迫使敌人纷纷逃往核心工事。

王光夏的指挥机关就设在核心工事中一个大地堡内。圩内到处都是敌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千余敌人大部分被压缩到核心工事附近负隅顽抗。这时攻进圩内的部队集中火力向敌人猛扫,手榴弹像冰雹般落在敌群里。部队一个爆破员从人群中跳出来,怀抱炸药冲向大地堡,“轰”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大地堡被炸塌了大半边,砖头、瓦片,夹着敌人的尸体、破衣服、烂棉花一起抛到空中。

有的敌人举手投降,有的被炸得呆若木鸡。王光夏看到末日将临,带着警卫员趁战斗混乱之机,在天还没亮的时候,从预先挖好的交通壕通往圩外的暗道逃跑了。经过三小时激战,部队攻克了东小圩和程道口(大圩子)两据点,王光夏的小老婆和国民党泗阳县长王乃汉被活捉。

此战役除王光夏率百余人逃窜外,余敌大部被歼。共毙伤顽军190余人,俘1230余人,缴获步枪850余支、重机枪两挺、轻机枪12挺、迫击炮两门、电台两部、战马57匹及其它物资等。

程道口战役的胜利,大振了新四军军威,不仅粉碎了韩德勤西进接应汤恩伯顽军东进、扼杀抗日根据地的阴谋,巩固了淮海和皖东北两大抗日根据地,加强了淮南、淮北、淮海、盐阜四大抗日根据地之间的战略联系,而且由于它是自皖南事变、豫皖苏边区反顽失利后新四军取得的第一次反顽斗争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官兵的士气,打击了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的嚣张气焰。泗阳地区各县抗日民主政权初步得到了巩固。

这次战役使新四军参战部队受到了一次很好的锻炼,战斗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一些部队对攻坚战初步有了实践经验,武器装备也有了较大的改善,新四军从此取得了反顽斗争的主动权。

陈毅同志感慨于新四军战士的英勇精神,欣然写下一首五言诗:

道口破重围,曾经弹雨飞。

战场遗迹在,捷报迭来归。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河南科技学院  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